“渣渣辉”的幕后大佬倒台,恺英网络前路何在

2016年11月4日,胡润百富榜在北京诺金酒店办了一场晚宴,来了将近400名企业家、国际品牌高层和社会名流,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,气氛热烈。

颁奖环节里,年仅33岁的王悦被拥上台前,等着他的是晚宴的主人胡润和中路股份董事长陈荣,一位是中国最权威的财富榜单创始人,一位是中国老一辈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代表,王悦与他们并肩而立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“胡润2016年最受尊敬的青年企业家”,这块分量颇重的奖牌被颁发给王悦,现场掌声雷动,支撑这份荣誉的,是王悦70亿的身家,和他背后日益壮大的恺英网络,这个“页游帝国”正蓄势待发,准备用一款叫《蓝月传奇》的游戏搅动风云,不久之后,渣渣辉和钴天乐的魔性洗脑广告将席卷网络。

八年前白手起家的王悦肯定不会想到,自己能有如此高光时刻。

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仅仅两年半之后,自己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锒铛入狱,荣誉和财富,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曾经的“页游帝国”恺英网络,也已经风雨飘摇,走到了一个生死攸关的致命时刻。

在那些疯狂的日子,大水漫灌,钱多得花不完,资本过处一片繁荣,游戏行业更是狂飙突进的冲锋手,随便拉起一个团队,见几次投资人,就能拿到开发资金,上线之后,买量成本低,随便花点钱就能招来不少用户,赚来的钱又立马投入到下一款游戏开发中。

投入成本低,上线速度快,高周转,低质量,一款款游戏就像被打了激素催熟的鸡,被端到玩家的餐桌上,恺英网络则靠着中年玩家的情怀与消费能力被推上神坛。

更可怕的是,游戏之外,资本运作、概念炒作,钱生钱的套路和把戏被玩得风生水起,狂热之中的人砸钱进场,割韭菜的大刀举起又落下,背离了业务的初衷,失掉了踏实打磨的工匠品质。

建立在泡沫上的一切繁华都是虚幻的,说倒便倒,永远追逐风口,也要做好随时被风口抛下的准备。

显然,恺英也做了转型的尝试,但在一些生死攸关的节点上,做了错误的决策,方向一错,使多少力气都是白费。

主营业务单一的游戏行业大公司普遍面临与恺英相同的问题,2018年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成了检测这些公司是否“虚胖”的一道重大考验,一些踏踏实实打磨游戏的公司得到了市场的承认,用前期投入大、研发周期长的精品游戏实现了营收口碑双赢,但比起这种“赌博”行为,更多的公司更愿意追逐风口,丰富自身业务构成,拓展边界,寻找新的增长点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类似三七互娱这样的传统游戏公司也在布局泛娱乐及社交业务,尝试改变单一的营收结构。

既有尝试,难免失败,但轻松得来的钱赚多了,不管是公司还是人,都容易失掉一些基本功,废掉之后,去走一些投机取巧的歪路数,也就容易落得不好的下场。

资本市场上总有惊才绝艳之辈的辉煌传说,但能笑傲江湖的终究太少,离开了恺英的王悦终成过往,离开了王悦的恺英是否还有翻盘的机会,也只能看幸运女神会不会再一次眷顾恺英,让其用另一个爆款游戏来获得一点喘息的时机。

(0)
上一篇 2019年7月1日
下一篇 2019年7月1日

猜你喜欢

  • “滴滴”们的下一步要怎么走?

    随着网约车行业的爆发式增长,交通事故及客户纠纷也越来越多,因此亚洲各地的网约车平台都在努力提升服务质量。 中国的滴滴出行和新加坡的 Grab 等行业领军企业,都在探索新的方式,提升乘车安全性,同时留住其它平台也觊觎着的优质司机。 网约车的商业模式最先由 Uber 在美国推广开。中国市场后来居上,很快…

    课程 2019年7月1日
  • 停滞的原子世界和狂奔的比特世界

    如果问10个人,大概会有9个人的回答是——对,当然在加速! 今天的iPhone是十年前第一代运行速度的100倍;20年前,电脑的内容是256M,今天一台最普通的廉价手机的内存也至少有2G…… 然而这个答案并不准确! 进步其实只是一种错觉,科技的飞速进步仅局限于IT互联网领域,…

    引流 2019年5月28日
  • 乐视最后一位守夜人也走了

    张昭终于离开了“乐视”,尽管当前的“乐创文娱”已经与乐视没有太大的关联。 2019年6月24日下午,乐创文娱原董事长、CEO张昭辞任的消息刷爆了影视圈,官方公告称,“张昭先生因个人原因,提出辞去乐创文娱董事长、CEO职务”。 关于张昭的去向,外界纷传,张昭近期将有新的创业计划,或为复星集团投资的一家…

    运营 2019年7月1日
  • 揭2016热销洋货 网易考拉圣诞大促主打榜单经济

    从双11到双12,再从黑五到圣诞,2016年年末电商大战持续上演。作为唯一参加双11、黑五、双12的最大跨境电商平台网易考拉海购,日前也宣布在12月23日-25日启动圣诞跨年季大促,不打价格战而是主打榜单经济,将发布2016年网易考拉海购年终大赏,盘点揭秘2016全年值得买买买的洋货,满足用户更专业…

    引流 2016年12月22日
  • “暴风”消散:一家昔日风口公司的荒诞终场

    和乐视、ofo一样,暴风集团的故事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这些故事有一些共同点:它们看似都不符合商业规律,在资金丰沛的时代被推上了资本的高地,却又在资本撤离时从高处跌落。 最初,局中人沉浸在资本带来的幻象中,满腔热血。2015年,暴风CEO冯鑫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采访时满怀对未来的信心:除了播放器、VR…

    运营 2019年7月1日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